当前位置
文章正文
由世宦老爷爷传闻轶事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08-27 10:07:32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我族家谱中一世祖姓由名讳百户,据传他本人未曾到过海阳。

十四世祖由世宦为沽头本支祖先,是我的鼻祖。由世宦老人家的传闻轶事能在我们这儿落实到文字上,让更多的后代族人知道我们有这么一位杰出的祖先,作为儿孙的我们倍感荣幸,也感谢由胜日会长对本文的发布给予支持。

在我们这里过年时,(大年三十、正月初一、初二和正月十五)家中挂的祖字上面祖先便是由世宦老爷爷。爸爸说他老人家是我们沽头由氏家族西大坟一支的一世祖。在我很小刚懂事的时候就清楚记得,每逢大年三十(阴历大月)或者二十九(阴历小月)那天上午,全家人吃过丰盛的早饭,爸爸便开始忙活着打扫香炉,收拾供桌卫生,摆放贡品和祭祀用品(祖先的,天老爷的,灶王爷的),挂祝字、挂四联。爸爸指挥着我跑来跑去的去拿糖果,烤花生,板栗,芋头,桔子,苹果,梨,香蕉等各种各样提前购买来的贡品,我还有两个特别任务就是找干净的细沙盛放在香炉内,把提前准备好的竹子和片松插到水瓶里,一切都准备就绪了,爸爸会拿出那支绿杆毛笔,找出砚台研墨,开始填写当年新增去世族人名字,这个过程是很谨慎的,一般都是在节前打听好名字,有时候怕写错名字需要再次确认,亲自去落实清楚再填写。填写的时候我则只能默默站在旁边,聚精会神地看着爸爸放下笔,在等墨迹干的时候,就央求爸爸给我讲祖先的故事,我最喜欢听的就是爸爸讲地最多由世宦老人家的故事------拜年宴会坐席、粜芝麻和买马鞍等,由世宦老人家是海阳为数不多不爱炫富的大财主, 一向穿着朴素、为人低调却很仁义的形象在我们脑海里栩栩如生。听了他的故事后让人忍俊不禁,时刻提醒我等要低调做人,切记“君子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”千万不要以貌取人。

一、 拜年宴会坐席

由世宦老人家有一位姨太太娘家是海阳羊角沟村。正月作为女婿的他老人家去拜见岳父岳母,向二老拜年问好后献上礼单,随着管家进入客厅,那儿已有众多客人们在客厅落座喝茶、休息、聊天。因为岳父家也是当地有名的大户人家,前来拜年的客人源源不断,偌大的房子显得拥挤起来,礼单交到管家手中,账房先生则逐一登记,验视礼品后由仆人们逐一搬到库房,好一番热闹景象,客人们有的穿着貂皮马甲,有的穿着裘皮大衣,也有的穿着各式绫罗绸缎外套,有的穿着长袍,有的戴着皮帽皮手套,大家兴高采烈,互相握手寒暄,说着客套话,气氛逐渐热络起来。由世宦老人家貌不出众,中等身材,身上穿着干净的棉袄,腰里别着烟袋和褡裢,在人群里自然吸引不了大家的注意,老人家就自觉的站在外围,听着大家高谈阔论,抽起了旱烟袋。大家争先恐后的和外套穿着豪华的客人、看着有身份的客人搭讪。临近晌午,管家进来说一个时辰后请大家按顺序进入正房用餐,届时少爷来请。大家都清楚第一个走进去的是一席,然后是二席、三席……,前面的坐席因为距离主人近,可以同主人多说说话、吃上热菜、喝酒自然也方便,心里都算计着如何坐到上席,怎么能多露露脸被主人重视。管家退出去以后大家商量一番,最后一致决定根据年前的庄稼收成来安排坐席座次。有的客人说去年大丰收了,打了多少麦子,多少谷子,多收高粱;也有的客人说去年欠收了,麦子收了多少……,“200担小麦,100担高粱”“八百担谷子”“一千担小麦”等等……,圈子里面的基本都报了去年的收成如何如何,外围的也说了,只有几个因为面子问题没有说,怕说出了惹大家笑话,于是就自觉排在后面,由世宦老人家自然因为没有报数量也自觉排到后面。在他老人家眼里,吃饭的坐席位置真的不那么重要,在哪个位置也可以吃好菜,在哪个位置也可以喝好酒,在哪个位置也可以吃饱饭,一顿饭的位置不能决定以后的发展。在他老人家心里,多说话,多暴露自己没有什么好处。古话说得好财富不可露白嘛。

约莫着一个时辰到了,少爷也就是由世宦老人家的小舅子来到客厅,招呼客人准备一下,要引领大家去正房用餐,在外面老远就听到客人们谈论着去年的庄稼收成,知道前面的几位客人打得粮食多,是上席位的客人,正准备要迈步出门,细心的少爷看到姐夫在后面,知道了姐夫是不愿意和大家争席位,但是他又不甘心让姐夫收到委屈,于是就大声嚷着问:“姐夫,去年收成怎么样啊?”

“哪种粮食啊?”

“你就说说麦子吧!”

“疃东的那块地,麦腰打了480担吧!”

“其他的地打的麦子呢?”

“没有数,还没有粜呢!”

大家一听这段对话,立刻炸开锅了,纷纷扭过头看着由世宦老人家,客人们纷纷和身边的人议论着是不是真的,是不是这个客人想头席想得头脑发热了,有庄稼的都知道,麦腰就是用来捆麦子的,一个麦子的麦腰连二十分之一也用不到,也就是说人家就这一片地上麦子至少打了九千六百担,何况人家还有其他的地呢。就这个产量也超过准备做一席客人收成了。于是有的客人讲到“我家十年也打不了这么多粮食啊”,众人像是演戏一样“我家也一样”“我家也一样”……,这时有人直接发问“在别的地方不敢说,在海阳只有由世宦老人家才能打这么多粮食,你真能打这么多麦子嘛?”。少爷听了这个客人的发问后也乐起了,大声笑了起来,笑声越来越大,众人正在诧异间,便说道“这不就是我姐夫由世宦嘛,你们轮粮食收成排坐席怎么也不先问问我姐夫啊,我的亲姐夫,岂能儿戏,如假包换!!!”众人一看少爷不是开玩笑的,大家都自感形秽,赶紧自动分成两排,让出一个人的通道让由世宦老人家走到前面,由世宦老人家不卑不亢的抽着烟袋,乐呵呵的走到前面,最前面的自动走到他后面甘当第二,又后退了一步,刻意和由世宦老人家拉开了距离,少爷又问道“姐夫,其他的高粱、谷子、芝麻、豆子呢?”“具体多少忘记了,反正管家那里记着呢!”怎么可能忘记啊,庄稼人一切都靠粮食收成,人把粮食收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,不说的原因就一个,他不想在众人面前显摆罢了。

二、粜芝麻

芝麻被成为“八谷之冠”营养价值高,亩产量却极低,是古时候有钱人家才吃得起奢侈品,所以芝麻销量也很少。白芝麻相对于黑芝麻产量更低、含油量更高,所以白芝麻的价格也更高一些。因为芝麻必须种植在良田中,人们为了多打主粮种芝麻的更少了。由世宦老人家家中良田颇多,每年便拿出一部分上等地用来种植黑、白芝麻。除了家族食用外,其他都粜了,换成金银等硬通货。一个初冬的上午,由世宦老人家例行早早起来查看完仓库,披上羊皮棉袄,抽着旱烟,溜达着走在村口石桥上,蹲着休息起来,远方来了三辆马车,前车一会儿到了跟前,突然驾车人刹住车,跳下了马车,立在车旁。车上下来年长的商人,他先一个做了个揖,上下大量了一下由世宦老人家,问道“老人家,我们是即墨城的,听说海阳有种芝麻的,想来籴点芝麻。”老人家没有直接回答问话,上下打量了一下驾车人,典型的商人打扮,估计赶了一夜的路,帽子上的霜还很厚实,顿了一下,顺便在鞋底上磕了一下烟袋,说道:

“我今年也种了点芝麻,不知道是什么价啊,如果价格合适的话可以粜点给你们。”

这个时候后面马车上的人也过来了,看着普通农户穿着的由世宦老人家说道:

“黑芝麻10文钱一升,白芝麻11文钱一升!”

“黑芝麻价格还算公道,白芝麻有点便宜了啊!”

前面的老商人也多少有点不耐烦,心想天这么冷,我们赶长的路,直接告诉我们路不就得了,你一个庄户人能有多少芝麻,不过白芝麻的价格开的确实有点低,13文钱是公道价格,随便说道“白芝麻给你15文钱”末了又缀了一句“你有多少我要多少,不过,你要给我凑足车啊!”说这话的意思是你早点告诉我们路怎么走,十几亩地才可以打一车芝麻,我们这里有三辆大马车呢。

“好吧,我们这里也有种的,先来我家喝口热水吧”

“不用了,我们还是先看看芝麻成色吧”

“嗯,那你们跟着我走吧”

由世宦老人家走在前面,给商人带着路,商人则赶着马车,马车轱辘发出吱吱扭扭的声音,一会儿穿过村围墙大门,路过几排独门独院的仓库,仓库是石头砌起来的,又高又大,门窗紧闭,仓库看护人都在听到马车声音后,急忙从耳房出来,站到栅栏大门内,盯着要路过的马车,并对由世宦老人家问安:“老爷,好!”“老爷,好!”……

老人家并不停下,而是“嗯,恩”的答应着。

看到这个阵势,马车上的商人立刻急忙跳下车来,走着路过仓库门口。

在最里面的仓库前停了下来,里面的看护人,在由世宦老人家的眼神示意下,急忙打开栅栏门,让马车开进来,打开仓库门,卸掉库门旁边左右两个窗户上的窗板,透过射进来的阳光,商人瞬间呆住了,内墙和地面都是石头砌的,老鼠根本进不来,仓库的东面存放的是白芝麻,成麻袋成麻袋的白芝麻垛在四周像墙一样围在一起,中间是散装的白芝麻,麻袋距离墙面还有一步的空间,最下面的麻袋没有放在木板上,一看这个储存条件,商人知道这么个存放方法,三年的陈芝麻都不会返潮出油。商人情不自禁地念叨:“放的好,放的好啊,我做这么多年芝麻生意,是第一次见这么好、这么大的芝麻仓库!”商人急忙趋上前抓了一把白芝麻放到手上,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,几十年的芝麻生意经验让他立刻感觉到芝麻水分很低,看着芝麻粒粒饱满,油量很足,放着特有的微弱白光,绝对是当年的新货。拿着几粒放到嘴里一嚼一一得到验证,脸上充满喜悦,说到:“上乘货色,好芝麻!”。再看数量,估计三十马车也装不下。仓库的西面存放的是黑芝麻,也是那么堆放的,四周用整麻袋围着,中间是散芝麻。数量有白芝麻的两倍之多。

老商人现在紧张的不得了,浑身出汗,脸上发红,心里考虑着白芝麻15分钱一升,在计算着要多付多少钱,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。退出仓库,那两个小商人因为害怕早就退了出去,估计闯大祸了,低着头,原地踱着步。老人家看出这个几个商人的窘样,不紧不慢的对老商人说,“前天我的白芝麻是按照13文钱一升粜的,我打听了一下别的粮商都是按照这个价开的,今年芝麻歉收,你们赚钱也不容易,15文钱就当是个教训吧!”

“好,好,好,谢谢老人家!谢谢老人家不和我们计较”如释重负,狠狠瞪了刚才出价的小商人一眼。

老商人根本像在云里雾里一样,不能相信眼前的老人家有这么大的产业,对着老人家说到,“我们以前都是从青州那里籴芝麻,今年那边欠收了,我们到晚了,一点芝麻也没有留给我们,店里也没得卖了,听同行说海阳有个种芝麻的财主,姓由,为人很仁义,就直接从青州那边赶来了,不知道您老人家贵姓?”

“我免贵姓由,名世宦,欢迎你们啊,去家里喝茶吧,让管家给你们安排点吃的。”

“由老人家,我们有眼无珠,有眼不识泰山,冒犯您了!”

“不要紧嘛,以后就是朋友了,等来年芝麻不好卖了,你们也要来只顾一下我啊,来了海阳有事只管说!”

“肯定会的,肯定会的,到了即墨城您老人家有事只管吩咐啊!”商人们顺势下了台阶,保留了颜面,他们知道陈芝麻烂谷子的道理,芝麻在这个仓库存好放五年都不会有任何问题。

说罢三个商人不约而同的一起向老人家鞠躬赔罪,买卖算是正式成交了。不贪图眼前小利,坚持公道,不取额外之财,有了仁义,有了交情,方能做和客人做长久生意,成为一世朋友。

从此以后数十年,不管收成丰歉,每年的芝麻都会预留一份给即墨商人。不知真假,据说即墨的粮商现在还流传着到海阳籴芝麻的故事呢。

三、买马鞍

沽头的一个邻村是丛上村,阴历逢三和八赶集有些年头了。秋天过后,粮食入仓,地里没有什么活计了,由世宦老人家带着旱烟袋也到丛上去赶集。

集上景象热闹非凡,由世宦老人家这里看看,那里瞅瞅的。布匹市场上,绫罗绸缎,粗布青衣,面纱麻布应有尽有,大姑娘、小媳妇、老太太们和卖家讨价还价;米市上,米稻、高粱、黍子、小麦、谷子、豆子颗粒饱满,商家吆喝着,新下来的粮食,吸引着大家的注意;肉市上,牛肉、猪肉、羊肉卖家很多,磨刀声音,剁骨头的声音,还有鸡、鸭的叫唤声音掺杂在一起;菜市上,萝卜、茄子、辣椒、菠菜、大葱、大姜应有尽有上面这些自然引不起老人家的注意力。三转两转来到杂货市,耍把戏的,其实是卖膏药的;舞枪弄棒表演功夫的,其实是卖跌打损伤药的;再往前走,到了丛上村南边,一大团人围着两辆马车,车上拉满了马鞍,上面站着个说书的,看大家听得很入迷,老人家也往前挤,说书人很投入,唾沫星子乱飞,口渴了喝口茶水继续讲。高潮一个接一个的来,对应的喝彩声、鼓掌声也一阵随着一阵。下面的听众仿佛忘记了赶集,忘记了要买什么东西了。又讲到了一个高潮,突然嘎然而止,众人不知所措,突然变成了广告“我们这次是来海阳卖马鞍的,马鞍好,做工精细,材质上乘,骑着舒服,马鞍好,马不遭罪……”“我们的马鞍都是富贵人家用的,有身份有地位的才用,用了我们的马鞍有得更有,富得更富……”突然指着一个穿着不错的赶集的说:“看你就是有个绅士身份的,京城里一定有做官或者做买卖的亲戚,买一个吧”“我家里的马有马鞍”“换一个吧,过这个村没有这个店啦,一两银子一个马鞍啦”“我买一个”,评书继续开始,大家又专心致志听评书了,一会儿又到了广告时间,指着一个壮汉“评书好听吗?”“好听”“会骑马吗”“会”“你用我的马鞍去趟登州府一天准能打个来回”“不要”“你靠这么前,我以为你要买啊”旁边一个人突然揭短到“他还缺匹马,你要连马一起卖才行啊”眨眼间,壮汉的脸红了,一会儿红到脖子上,转过身就走了。众人一阵大笑。评书继续下去,评书依然很精彩,高潮依然迭起,因为怕被点着名字,怕让自己买马鞍,大家的没有以前那么的兴致了。有钱的,能买起马鞍的不动,买不起马鞍的自觉的后退到外围,一旦要点名了可以及时离开,佯装去别的市,一旦被点名也好及时转身撤走,留有点面子。节目实在是太精彩了,大部分人还是舍不得离开,半晌午快过去了,马鞍又卖了几个。

由世宦老人家还在津津有味的听着,说书人感觉很长时间没有调侃了,看着布衣打扮的老人家,估计不像能养起马的样子,心想还是调侃一下活跃一下现场气氛吧,书说得再好,可是马鞍没有卖出去几个啊,说书人目光一转,死死盯住正在抽着旱烟袋的由世宦老人家,文绉绉的说道“老先生,旱烟好不好,关键看烟叶;马鞍好不好,试试才知道”说罢赶车立刻拿下一个马鞍放到由世宦老人家眼前,老人平地坐了上去,感觉了一下就下来了,说书人问道“感觉怎么样?”“还..吧”由世宦老人家慢吞吞的答道。说书人一听这话来劲了,心里带着恼怒,你不买没事,你买不起也没事,你在这里听着免费的评书,对我的马鞍还不说个好字,给我做点广告,赚点人气!太气人啦啊, 自己又开始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起来,“众人看看我的马鞍就是好啊,上等的马鞍,上等人骑”大家笑了, 说书人目光还是没有立刻由世宦老人家,口气中略微带着火,“行啊,您就买一个吧”老人家说“一两银子贵了点”看着两马车马鞍没有卖出去几个,本来想通过好好讲评书多卖点,没有想到大家不买帐。一腔怒火没有地方发泄,正好来了个出气的,看这身打扮也不像个有钱的,不像个有权有势的,

“多少钱就不贵了”由世宦老人家回价到“一两银子两个就行!”众人都起哄了“卖了吧,卖了吧”卖马鞍的人思考着,这又不是海阳县城,没有几个富户人家,就是富户家也养不了几匹马,有马的基本都有马鞍了。穷户都养骡子养驴,那里有养马的。“你能都要了,我就半两银子一个卖给你!”“你能都要了吗,能都要了的话,我就半两银子一个卖给你!”“怎么样”“怎么样”“乡亲们,大家伙给做个证啊”这杠是抬上了,卖马鞍的一遍又一遍地喊着。这时候众人有的在起哄“买吧”“买吧”也有认识由世宦老人家的,知道由世宦老人家是大户,有自己的马场,沽头人自古就有习武的传统,男女老幼都会两下子。“沽头的狗会两手,沽头的猫会三招”基本家家户户有马匹,马鞍子就都送过去也能用上了,反而开始替卖马鞍子的担心起来。由世宦老人家也在盘算着,今年家中添了二十多匹小马驹子,以前的老马有些也确实应该换马鞍子了,一共百八十个马鞍子,明年就可以都用上了。再说去去即墨城买马鞍也差不多这个价格,人家还是送上门呢。不经意间又捏了捏褡裢。俗话说得好,你说出了道出来,腰包里面得能掏出来。

说书的已经回到马车上,站得高看得远,看见老人家伸手摸褡裢来,心里犯了低估,难道这个貌不出众的农村老头真能买的起这么多马鞍子?这种东西在别的牲口上也用不上啊,在人家的地盘上,千万别栽了,说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想收是收不会来了。

说评书卖马鞍的心里甭提有多紧张了,又吆喝了一遍“你能都要了,都要了,我就半两银子一个卖给你!不过你要一次性拿走啊”还缀了一句“概不赊账,你们谁要就直接拿钱来啊,一个不留,一次性处理,父老乡亲,打人显贵们,抓紧机会吧,过了这个村可没有这个店啦。”

由世宦老人本来就打算全要了,听他这么一说,便说“我...了!”语速还是那么不紧不慢,打开褡裢,一些碎银子,两个银元宝,还有一个黄灿灿的金元宝,闪闪发光,卖马鞍的,一屁股坐在马车上,像霜打的茄子,呆若木鸡。好事之人那里都不缺,已经有人报上马鞍数量,“老人家,51个马鞍,一个不多一个不少!”。一个年纪不大的小青年,从地上拿起两个银元宝和一两碎银子送到说书人手中,“爷爷,爷爷我替你付钱啊”众人欢呼起来,“成交了”“成交了啊”掌声也跟着响了起来,半个集市上的人都拥了过来,里十层外十层的围了上来。

突然间,也不知道那里来这么多人,你一个我一个从马车上卸马鞍,不等落地,便高高举到头顶上,有的拿一个或背着或举着,有的一只手举一个,集市上,马鞍晃动起来,由世宦老人家有五个儿子,十八嫡系孙子,还有那么多叔兄弟、堂侄,堂孙的。最后直接告诉卖马鞍的,一两银子两个马鞍子不亏,即墨城就是这个价格。考虑到送过来,还有住旅店,费用不菲,还要说评书,多给你个几两银子做盘缠,不过要把评书继续讲下去、一定要讲好!说完,拿出5两碎银子,塞给卖马鞍的。

卖马鞍的感激涕零,深深鞠躬,心想一次性卖了,不然还不再卖半个月,这样早点回登州再进一批,也不亏啊。

评书又精彩起来,这下子穷人也都挤到前面,不用怕点名买马鞍子啦。

评书一直讲到日落西山,众人还是依依不舍。有的回家吃点饭继续回来听;有的拜托认识的人往家里捎口信;还有的索性原地等着家人来喊;一传十,十传百,大家一听说集上有说评书的,不收费,纷纷从家中涌来。附近村民自愿从家中取出蜡烛、马灯照明,有的端来茶水和点心供评书人垫补肚子,还有好心的从家里拿来草料和井水饮马,讲评书的来了精神,一直讲到半夜,评书终于讲完了,众人方打着灯笼,照着路依依不舍地离开,由世宦老人家买马鞍的故事至今还脍炙人口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文作者:由成功  由成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