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文章正文
乌苏里江三江平原走访统谱行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6-11-16 00:21:25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黑龙江东部统谱考察纪实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-----由胜利


   20161130日下午,我与由圣梅副会长前去伊春浩良河与由胜日、由相云会长等一行三人汇合,开始了黑龙江东部地区统谱实地考察走访。我们从浩良河出发,一共驱车前往了10个县市3个乡镇8个有代表性的家庭,行程2400多公里。这一行,我有机会陪同二位会长考察走访受益匪浅,并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。我们每到一处,事先都要做好前面一站的线索沟通,比如谁家有老谱、哪家有由氏长辈,哪家有能说清楚祖辈事情的人或年长的老人,哪个支系有连续三代人,能按辈分、字序连在一起的家人等,这些都是需要查找和了解的对象。

 佳木斯市是胜日会长43年前在黑龙江期间曾前往寻亲,并与我的家人见过面的地方。此次,他带着多年思念亲人的心情,特意与相云和圣梅来到家中看望了我89岁的老父亲(我们俩为同祖同宗堂兄弟),老父亲见到了远道而来的亲人激动的热泪盈眶,并且与胜日相云一行唠起了过去的家族往事。临别时胜日会长特意给老父亲留下了一幅四尺大的“寿”字书法作品。此后,又一起去了圣梅家中,看望了她82岁的老父亲和卧床15年的母亲,也同样给老人留下了一幅四尺大的“寿”字书法作品。第二天,我们从佳木斯出发,驱车150公里赶到了富锦,由广录,由远臣和由丽早已经在公路出口等候着,中午,我们在一起吃了顿家常饭后就去了十几公里外的向阳川镇,在那里有十几位由姓家人已在等候。胜日和相云会长与大家互打招呼后就与由姓家人坐在大火炕上交谈、看谱,问答着当地由姓的由来和传说,其中有一位老夫人虽已年逾90多,却耳聪目明、思维敏捷,提供了不少十分有价值的由姓历史资料和线索,使我们收获颇丰。我看到我们老由家有这么多的老人还健在,而且还十分关心和支持由姓的统谱大业,感到非常的兴奋和欣慰。而后,又走访了两户了解由姓历史的老人,这时天已黑了,我们谢绝了老人们的留宿好意,匆匆上车赶回了富锦的住处。上午,我们与附近的十几个支系的代表进行了座谈看谱、并合影留念。当天下午我们又驱车赶到了虎林,车行进在“建虎”高速上,但由于行走的急,走到半路上才发现油表提示“油不多了”。发现后我立即朝前方不远处的加油站赶去,可谁知赶到后看到加油站空空如野,只剩下加油机底座,加油站已经停业。无奈只能继续往前走着看了,这时油箱显示灯开始报警了,又走了大约十几公里,看到又出现了一个加油站,赶到一看又是一座空的加油站,油箱显示器告知只能走十公里了,我已做了向行车借节油的准备,可谁知路上并没有行车,只好硬着头皮向前方的一个出口走去,走了大约六公里,如果再没有加油站,那我们只好弃车步行了。幸好在收费路口人员的指引下,我们在前方近四公里的地方找到了加油站,原来是由于路段车流量少,加油站经营不下去了都撤了,总算一场虚惊结束了。加满油后又重新回到了建虎高速奔向虎林,出了收费站,在从云山农场赶来的由淑芹夫妇的引领下前往了虎林,完成了虎林的考察走访后又赶到了密山。在密山由喜利的引导下,我们驱车来到了白泡子村,该村有30多户150多由姓人,占全村的一半以上。我们在由喜利的亲戚家中看了老谱,进行座谈。座谈中二位会长还帮助他们指出了谱上一部分字序及辈分上的错误,交谈后与该村的由家人合影留念后离开了该村。在密山宿了一夜后,早晨起来发现车上盖满了一层厚厚的积雪,大约是中雪吧,还在不停地下着。因为已定好去七台河走访,并发现那里有由姓新的线索,所以,二位会长谢绝密山亲人的挽留,早餐后便冒雪驱车赶往了七台河。胜日会长的一位战友曾提供了一位可能是我们近支的“胜”字的由姓人的电话,在前往七台河的路上我们挂通了电话,可对方对我们的态度却不太友好,甚至拒绝访问,把电话给挂了。胜日会长估计对方怀疑他的北京来电有诈,就让我用本地电话与其联系,对方仍不接电话,胜日会长为了搞个究竟仍不放弃,我又联系佳木斯一位认识该人的朋友还是接不通。汽车到了七台河,由莉蓉通过多方联系,终于该人远在乡下的姐姐说明了情况后,才接了我们的电话。为了联系该人,一上午我们打了几十个电话。当我们准备结束七台河之行的最后时刻,这位由姓人终于来到了由丽铃母亲家跟我们见了面,并解释说他以前曾受过骗心有余悸,不敢随便与人交谈,因而怠慢了由家人,表示了歉意。他告知说家中老谱在他哥哥和叔叔处,并表示愿意与我们一起统谱,一场误会终于得以结束。

  一路上他们走乡下镇,与年长的乡下老人在火炕上,小桌上甚至地上与由姓家人看谱、讲谱、找错、座谈,取得了许多乡下老人的信任,有些老人泪眼婆娑,拉着他们的手久久不肯放松,一起照了相合影还不算,还非要留下吃顿饭,甚至有的在我们上车了还拉着手不放,但因为我们还有新的行程安排,还是谢绝了亲人们的挽留,含着眼泪离开了他们。

  我们的统谱之举,在走访考察的过程中,得到了众多由姓宗亲的认可,他们都认为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好事,都表示要以实际行动支持修谱统谱,积极的挖掘、搜集资料,为修谱统谱做出自己的贡献。淳朴善良的由氏宗亲的话语和行动也深深的感动和感染了我们,使我们坚信我们的选择没有错,我们应该更自觉地做我们该做的事情。一路上有许多由姓家人听说两位会长善写书法,事先都准备了笔墨纸张,要求留下墨宝。两位会长都一一满足了家人的要求,看到家中有老人的,胜日还主动用红纸题写一个大大的“寿”,以示祝福。一路上他两共书写了60多幅,给由氏家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一路上,同行的刘建芳也为统谱默默地做了大量的工作。我们每到一地,她就为我们的交谈进行文字记录、影像拍摄和家谱收集等,晚上又用电脑整理出来,为统谱积累数据资料,并准备发到网站上。有时怕我驾车时间太疲劳,她还主动替我驾车。应该说,也从不张扬只是默默地在做。

  说起一路的经过,这仅仅是我的一点感受,首先看到了是两位会长是在用心,用自身的文化修养,用人格魅力,用无私的奉献精神在做统谱这件事情。他们从北京、济南出来先期已走访考察了山东九个县市约二十个村庄社区,又来到了纬度较高的东北地区,都是自费购买飞机票和火车票,没有一点怨言。二位会长深厚的史学底蕴,严谨求实的工作作风和无私的奉献精神,一直都在感动着我,也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。一路上他们不顾天气寒冷,四处奔波,由于对东北的气候缺乏了解不适应,都疲惫的先后患了感冒,但他们仍坚持工作,圆满完成了预定的计划。

   黑龙江之行的最后一站,我们来到了哈尔滨,与黑龙江各地的群主、汇长进行了座谈协商,最终根据当地由姓人分布较广,支系较多,难度较大,统谱任务也较重的特点,设立了全国唯一一个以省为单位的“中华由氏文化发展促进会黑龙江分会”,圆满地完成了此次联谊、统谱和文化发展传承的考察之旅。同时我们所到之处也受到了各地由氏家人的热烈欢迎和热情接待,在此,也代表二位会长一并表示感谢,感谢各地家人对统谱的支持认同与热情款待。

花絮:

1、在桦南考察期间,通过与由鸿升等油姓人座谈,发现“油”姓很可能与“由”姓有亲缘关系,但还需要进一步考证。 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、在哈尔滨接站时,由广雨的女儿,听说满车的人都姓“由”,随口说了一句“一车由”,让满车的由姓人,欢笑不已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本文作者 由胜利系中华由氏文化发展促进会 副会长